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大调研
  • 人大调研
关于扼制未成年人性侵害,更好保护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三点建议
发布时间: 2017-08-25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近日,“南京南站男子猥亵女童”、“重庆西南医院男子猥亵女童”、知名创业人士许豪杰被爆“恋童癖”等事件不断发酵,引起社会强烈关注。江北区人大常委会经过专题调研,对如何扼制未成年人性侵害,更好保护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提出了建议意见。现将情况综合如下:

  存在问题:

  一、“不规范收养”极易诱发罪恶“黑洞”。根据我国收养法第6条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无子女、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年满三十周岁”四项条件,才可拥有合法收养资格。但实际生活中,特别是在广大农村地区,因政府相关部门监管缺位,还存在很多条件不具备、程序不完整、手续不齐全的“不规范收养”现象。这种没有经过民政部门审核要件的民间事实收养关系,将引发被收养人户口、入学、就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更可能为性侵、伤害儿童等刑事犯罪埋下隐患。

  二、目前对猥亵儿童犯罪惩罚相对较轻且不易查处。猥亵儿童犯罪对未成年人产生的伤害,不仅体现在伤害行为进行时,对其未来的健康成长都会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但在司法实践中,猥亵儿童犯罪大多判处有期徒刑,刑罚相对较轻,威慑犯罪力度不够,罪责刑不相适应。而根据北京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统计,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七成以上为熟人作案,身份包括继父、养父、其他家庭成员、邻居、老师等,多为成年男性单独犯罪,并选择被害人独处时趁机作案。被害人平均年龄较小,如没有外界干预,作案者很难自动终止。性犯罪隐蔽性高,证据获取单薄,难以发现和有效查处。

  三、性教育缺位致使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缺失,父母对子女性权利态度淡漠。早在1988年,原国家教育委员会和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就联合发布了《关于在中学开展青春期教育的通知》,要求各大中学必须开设性教育课程,但真正实施起来的少之又少。受传统思想禁锢,中小学校对性知识的教育、引导往往采取回避或隐晦态度,以青春期一般知识代替性健康知识的现象比较突出。多数未成年人家长“谈性色变”,遮遮掩掩,羞于启齿。今年3月,由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花费大量精力编纂而成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因遭到家长“吐槽”而被迫撤回一事可见一斑。正规性教育缺位,一些西方社会的精神垃圾就“乘虚而入”。享乐主义、“性自由”“性解放”思潮侵入了部分未成年人的心灵,也成为诱发性犯罪的重要原因。大多未成年被害人自我保护意识弱、能力差,有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受到了性侵害,更何况求助和报警。即使在子女遭受性侵后,家长往往怕名声受损,选择隐忍或私下了结,不报案、不配合调查取证等消极作法使犯罪分子更为猖狂、逍遥法外。

  为此,建议:

  一、加快民间收养规范化步伐,从收养制度上“严防死堵”。一是大力开展民间事实收养排查整治工作。民政部门主动出击,协同公安、计生、村居两委等部门摸清本地区事实收养底数,针对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处理办法。如对年龄不够等问题暂不符合条件登记的事实收养家庭,通过家庭寄养等形式准其抚养,待条件成熟后再予以登记;对收养时间长、关系稳定、被收养人即将成年的家庭,可采取特批登记或协议、法律证明等形式确认;对抚养有困难的家庭,劝其送交社会福利机构;对收养关系恶化又不肯送交福利机构的,可按法定程序强制移送,最大限制地保护被收养人的合法权益。二是健全完善收养程序。建议民政部门贯彻“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制定科学合理的送养制度标准,明确收养人考量因素。并会同有关单位对收养人条件进行实质性审查,全面评估收养人的行为能力、家庭情况、经济能力和心理状态,可探索设立试养期制度,建立收养跟踪回访监督机制。三是加强对收养各个环节的监管。建议卫生部门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监管,严格新生儿出生登记制度,严惩医务人员伪造出生证明、私自转送弃婴等行为;街镇、村居两委建立定期调查走访制度,对重点收养对象定期回访,发现异常情况及时向民政部门报告。同时还可建立起非法收养群众监督举报机制,并鼓励社会福利机构、民间组织参与进来,形成全社会监管合力。

  二、加大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惩治力度,从立法、司法、执法上“重拳出击”。一是在立法上合理设置加重处罚。刑法修正案(九)对猥亵儿童犯罪新增了“从重处罚”的规定,建议通过司法解释明确犯罪情节恶劣的内涵和外延,并适用不同档次的刑罚,解决“严重行为严惩难”问题。如犯罪分子一定时间内多次性侵儿童的,视其情节加重处罚等。二是强化从业禁止令,建立“防火墙”。猥亵儿童犯罪具有较强的“人身危险性”和“再犯可能性”,建议进一步修改完善刑法修正案(九)关于“从业禁止令”的规定,针对猥亵儿童犯罪延长适用期限直至终身禁止,如对教师等特定从业者犯猥亵儿童犯罪的,应终身禁止从事教育行业。三是建立性侵未成年人后的联动惩处机制。探索建立性侵害违法犯罪数据信息库,将有性侵害史的成年罪犯列为重点人员,加强查访管控。有关学校、幼儿园、未成年人培训机构在录用工作人员时,可向公安机关申请查询相关信息数据,以加强对具有性侵前科劣迹人员的监督管理,预防性侵案件再次发生。当儿童受到性侵害的潜在威胁时,规定学校和医疗机构有强制报告义务。如果监护人性侵未成年人的,应当视其情节考虑剥夺其监护权。

  三、加强性健康知识宣教和普及,有堵有疏勿忘“爱的教育”。一是家长应担负起重要责任。通过在幼儿园、小学、社区建立“亲子课堂”,定期开展性教育互动讲座,让家长参与其中,弥补家长欠缺的性知识教授方法,并逐步转变观念,破除“回避”意识,真正从思想、行为上积极鼓励和正确引导未成年人学习性知识,调整、处理好两性关系,用健康的思想、规范的行为影响下一代。二是学校性健康教育正规化势在必行。学校性教育应与其他科目知识一起科学、规范、有序地教授。建议培养专业性教育人才,着力提升性知识教材的专业性、规范性和阶段性。根据不同年龄未成年人的身心发展规律,编制不同程度、不同教法的教材教案,内容上应把性法制教育与性生理、心理、法理教育相结合,使未成年人真正从培养良好性品德、健康性心理、科学性知识和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等方面获益。三是消除黄色精神污染。加大打击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犯罪。同时,大力繁荣发展社会主义精神文化,出版更多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电视、电影、书刊等文艺作品,开展丰富有益的文化活动,净化未成年人成长环境。四是设立性侵害危机干预体系。培育发展经过合法注册、拥有专业人员的青春期生理心理咨询服务专门机构、法律援助咨询服务机构等组织,聘请有专业知识背景的志愿者,设置各地区二十四小时电话专线,第一时间对受到性侵害的未成年人进行心理辅导与法律援助。还可协调成立专门处理性侵害的医疗小组,给予被害人二十四小时紧急救援、一般及紧急医疗、协助验伤及取得证据,最大限度减轻性侵伤害。(龚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