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江北 > 江北概况 > 江北百科
江北百科
信息来源: 发布机构:档案局 责任编辑:档案局管理员 浏览次数: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江北古城

地理位置

江北城地处长江、嘉陵江两江之汇,自古就有先巴民族在此栖息,“其属有濮、賨、苴、共、奴、獽、夷、蜑之蛮”。有史记载始,皆为巴之属地,商贾民居“重屋累居”,“结舫水居五百余家”,东汉时曾置为北府城,此后一段历史时期,无城垣记载,直至清代,才有嘉庆四门土城、道光八门石城、咸丰十门石城的记载。

后汉北府城

《华阳国志·卷一·巴志》载:“汉世,郡治江州巴水北,有甘橘宫,今北府城是也,后乃还南城。”《太平寰宇记·卷一百三十六》中谓:“北府城,后汉巴郡所理,寻复还今理”。可见在秦“仪城江州(在今渝中区)”之后,后汉曾一度移治于江北。这是江北古城最早的历史记载,虽然它的具体情况已无考,但作为一座古城却真实的存在过。北府城建于江北区何地,史料未有留存,但据专家和学者推断,北府城应建在江北嘴至刘家台一带,具体在什么位置,有待于出土文物的佐证。2005年11月初,在江北城重庆大剧院的施工中,发现大型古代地下建筑物遗址,经过市文物考古队工作人员考古发掘,考古队员在1000平方米的范围内发现大量汉代大型建筑构件和许多板瓦、筒瓦、瓦当,说明这里曾经有大型建筑出现过。另外,考古队员在遗址中还发现了一部分具有古代城市特征的地下排污设施——“丁”字型的渗井,专家介绍,“渗井”的功能就是让污水不直接排入江中,而是通过最上层的镂空石板滤去较大的渣滓后渗入下层的砂石,再通过砂石的过滤,使污水得到进一步净化后再排至嘉陵江中。从这两样证据看来,可初步判断为这是一座古代城池的部分遗址。

位于江北城附近的刘家台、廖家台、简家台等处也有大量重要地下文物,2005年11月初,在对一处汉代古遗址进行挖掘时,考古工作人员发现了大量贵重文物,不但有绳纹斑瓦残片、筒瓦,还有西汉、东汉时流通的货币——五铢钱和王莽统治时期的货币——货泉等。

国务院批复的《1996~2020重庆市城市总体规划》中,重庆市政府将江北嘴至刘家台一带划为地下文物重要控制地带,北府城的全貌展现,有待于今后文物考古的新发现。

清嘉庆四门土城

清代以前,江北城除记载有北府城外,尚无其它城垣记载。清嘉庆二年(1797),白莲教义军经河南、陕西直入四川,再经达县到江北厅,在江北驻扎三个月后,奔长寿而去。为防白莲教卷土重来,江北厅通令“各地建立城堡坚壁清野。”时下,清朝政府组织绅民捐款,嘉庆三年(1798),重庆府江北同知署同知李在文召集民众兴筑周长五华里土城墙,将江北城围合,并开设嘉陵、镇安、问津、岷江四城门,并在江北厅内各战略要冲修建土、石寨,抵御防范白莲教义军。白莲教起义历经五年,至1882年平息。

清道光八门石城

清道光十三年(1833)七月,同知高学濂劝谕本地绅耆、阁属、粮户捐资,将土城墙改修为石城墙,甫经集事,即奉檄去任,继任同知福珠朗阿集绅重议,复详大府、督绅鸠工,历时十九个月,于清道光十五年(1835)三月建成八门江北石城,城墙长1011丈,周回五里七分,正南濒水,城高三丈。西南为金沙门,正南为保定门,东南为觐阳门,正东为汇川门,东北为东升门、问津门,正北为文星门,正西为镇安门,各门均用石条拱卷,内空高约一丈三、四至一丈六、七不等,门的进深因地形而异,最浅一丈,最深的二丈左右,各道城门拱顶之上皆筑城楼一座,城门间皆筑有坚实高大的城墙,镇安门至文星门之间的宝盖山上弋阳观左右两侧各设4座炮台,以上各工程用银三万八千五百两有奇。清人黄勋“题渝北新筑八门”诗赞曰:

朗朗文星照九重,问津那许白云封。

镇安永远资神佑,保定于今际世雍。

沿岸金沙随浪涌,汇川火井衬波浓。

覲阳红门东升处,恰对涂山第一峰。

清道光十五年(1835),八门石城建成之时,移任同知高学滽和继任同知福润田(福珠朗阿)分别题有《创修江北城记》,原文记载如下:

创修江北城记

高学濂

江北为唐北府,地居东川之上游,作渝州之保障,旧城不知圮於何代。嘉庆三年,教匪跳梁,流贼窜至鸳鸯桥,距厅治二十余里,居民扶老携幼,夜渡嘉陵江,覆溺无算,於是筑土城以卫之。道光癸巳,余权厅篆土城亦倾圮无存,创修之仼余敢诿焉,忆余宰巴县时,稔知候选训导黄君云衢品端学博,素为乡里所推重,延之来而告之,故黄君深以为然,出语都人士诸绅,耆皆踴跃乐输,不一月得萬余金,鸠工凿石择吉兴工,適余以卓薦擢资州,匆匆北上,不获视其成。福润田司马回仼后,踵其事而董勸之,乃於今三月告竣,都人士走书幣丐予记其巅末,喟然曰:凡事易於谋,始难於图成,是役,也计周五里余,银三万八千五百两有奇,阅十九月而蕆事工程,可谓大矣,民力可谓竭矣。藉非润田司马培养有年,岂能劳而不怨,抑非董事诸君子实心实力,又焉能取信於人,而踴跃输将争先恐后哉,议虽创始於予,予敢贪人之功为己力哉,则试登高,以望西汉之水南汇岷江,塗山峙其前,浮图拱其后,气聚而水环行,见鳯翥蚊腾,人文蔚起矣,岂特苞桑巩固,势成犄角,作渝州千秋保障已哉,黄君云衢等始终其事例得并书。时道光十五年岁在乙未孟夏月,前署江北同知知资州事无为高学濂记。

创修江北城记

福润田

江北幅员广阔,民殷土沃,城属居民屋舍,星罗碁布,且以滨临大江,与渝城接壤,唇齿相依,互为犄角,乃自分疆以来,独於城垣未建,嘉庆二三年,教匪蹂躏,仅权一时之计,修筑土城迄今,倾圮无存,士民等无力建修,历任司牧亦因修费乏资无从筹欵,未经议及,嗣於嘉庆十五年,请增设学,道光二年,復请设汎,学校维新防汎有备,诸臻美善,而独於城垣需费浩大,未遽议修,亦一恨事也,予蒞任斯土,久欲筹资捐修,亦因工程浩繁,经理未得,其人旋因移署绥郡,未获举行,随值高刺史接署斯,篆於癸巳仲秋,爰集绅耆筹议勸谕,阖属粮户一体捐助兴修,选举公正绅耆设局经收,甫经倡议,旋即卸篆予奉檄回任,踵司其事,復为出示勸捐设局经收,督工分段修建,予首先倡捐银一千两,交局支用,以示激勸,随据各绅民情殷急,公争先恐后踴跃输将,而在局各首事,亦復不憚劳瘁,尽心经理,兹於乙未岁春三月工始告竣,核计共费银三万八千五百一十一两零六分四厘,悉出绅民捐助,始得成兹,盛举伏以江北界分巴,疆地隶重属,铜锣三峡扼险其前,浮图一关拱列於后,右踞塗山,左临江岸,形势险峻,气象峥嵘,兹建雉以相维斯,苞桑之永固,从此藩篱有备,保障足资,尔等人民寿域同登,户有倉箱之庆,春台共跻,家无刁斗之驚,策出长治久安基建,千秋万载予与尔民人等共有攸赖焉,爰勒碑石以垂久远,是为序。

八门江北石城建成后,城内形成二十多条主要街巷,设置厢坊为五厢:厅东石梁厢(后分为上、下石梁厢),厅南金沙厢,厅西宝盖厢,厅北弋阳厢,厅西南落伽厢(后撤并入其它厢)。城外设为两厢:莺花厢、上关厢。

各门有街道为:汇川门——林家巷街、升平街。

觐阳门——正街、横街口、桅杆、书院街口、水沟口、老米市(接升平街)。

问津门——潮音寺街、桂花街。

文星门——文星街(通潮音寺街)、沙井街(通衙门口)。

镇安门——朝阳街、凉亭街、补全街口(通文庙书院)。

金沙门——金沙街(通关庙下横街)。

保定门——关庙街、高脚土地街、三山庙街(通镇安门)、放生池街、文庙街(右通书院街、左通衙门口)。

东升门——东升门街、岳家沟(上至衙门口)。

后重庆设坊撤厢,江北城扩大设为八坊:宝盖厢为十五坊、上石梁厢为十六坊、下石梁厢为十七坊、弋阳厢为十八坊、金沙厢为十九坊、莺花厢为二十坊、上关厢及香国寺码头为二十一坊、溉澜溪一带为二十二坊。

清咸丰十门石城

清咸丰十年(1860年),同知符葆到任,巡视江北城垣,虑及西北依山一面未扼险要,召集乡绅黄绶书等筹款,复筑外廓,增建嘉陵、永平二门,时称江北“新城”,并移把总署到新城,以资坐镇。此新城与以前八门石城合称“咸丰十门石城”。淸人傅峤(滄石,武昌)作诗《江北镇》赞曰:

倚栏频北眺,雄镇拥金沙。江隔襄樊界,星繁博望槎。

笙歌虽自沸,风气不为奢。尤羡神明宰,城中早放衙。

(注:星繁博望槎:每岁春冬木排皆泊镇下,幾欲断流,入夜,星光与岸上相接,真若一天星斗。)

古城的湮灭

从清末至解放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江北城已先后垮塌或拆除了七道城门和绝大部份城墙,2005年只尚存卷顶双拱的保定门、东升门、问津门,以及问津门至文星门之间长约50米的残墙。保定门向南,东升门向东,问津门向北,三门建筑规格不统一,尺寸相差较大。

白驹过隙,世事沧桑,面对十门中所剩三门,有人触景生情,吟诗怀古,仍以江北城门为题,写下了令人感慨的“江北城十门寻古”诗:

文星不再照九重,问津北眺万天宫。

镇安拆铺永平路,保定雄踞嘉陵封。

金沙索道凌空架,汇川东去井火红。

觐阳遥望朝天门,东升红日映文峰。

2005年底,江北城在整体改造拆迁中,除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明玉珍墓及纪念馆,以及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测候亭予以保留外,其余均被拆除,有的墙门拟在新城建设中复建还原。